在名师创业的留学语言培训机构中,刘洪波创立的学为贵算发展较为迅速的一家,目前已在全国20个城市都建立了校区。

  教师的高流失率以及其对招生的负面影响一直是培训机构要面对的棘手问题之一,尤其对于中小机构来说,名师的出走有时候甚至是致命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而思构建了不依赖教师的教学体系;新东方选择让不同的教师搭班授课;学大一对一则把业务核心放在教学顾问给学生的精准匹配上,用“合适”代替“名气”。

  然而在这种氛围下,让很多人头疼的“名师”却仍然成为了学为贵的主打招牌。打开学为贵的网站,马上就能看到一排排主攻不同方向的名师信息,其中不乏王陆在内的很多受考生们追捧的名字。

  2017年11月12日,刘洪波刚与北京外国语大学出版社和空中英语课堂共同发布了一套全新教材“Great国际青少英语”。这也意味着在考培领域的运营逐渐成熟后,学为贵开启了自己的青少领域英语教学业务。


  

  发布会上,刘洪波上台谈及了很多自己对青少英语教学法的看法,在台上的他讲话诙谐,神情丰富,很有做英语老师时的影子,引得台下笑声连连。

  活动结束后,笔者和刘洪波在会场后方的角落谈起了学为贵的现状。靠着会场桌背接受采访的刘洪波像是切换了一个模式,语速很快,声音适中,和在台上的“教师状态”有些不同。


学生的小班,机构的大班


双师模式意味着较高的利润率

  学为贵是在留学考试业务最早探索双师模式的机构之一,它的“头部名师”效应无疑是其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

  “双师模式”,即在线名师课程与线下小班教学进行结合,学生要到线下小班学习,同时要在校区通过在线视频的方式听名师课程。这个模式在学为贵总业务中要占30%左右,定价则大约高于市场价格10%。

  “我对我们的教学实力和软硬件有自信,好的教学法是很宝贵的。”刘洪波说自己想做的是整个语言培训行业的高端品牌,“定价上没有互相参考的必要性,毕竟大家的教学法不一样。”

  双师模式的线上部分多少会让人联想到在线小班课。刘洪波直言,学为贵的双师模式的确和现在很多在线小班模式有一定的冲突。

  “不过我觉得双师模式更值得看重,很多‘在线小班’永远是小班,而双师模式下,学生感觉是小班,对于机构来说却是大班。这就意味着我们有很高的利润率,在商业角度上是更好的增长点。”学为贵在成立第一年就有了盈利,对于明年的收益,刘洪波预计税后利润可以达到1个亿。

  双师中最重要的就是在线课程部分的名师。提到雅思,很多人可能马上就会想到名师王陆的听力语料库。笔者自己复习雅思听力时,也曾经把王陆出的书当作资料参考过。

  “学为贵的双师模式,要的都是行业名师,我们的目的其实就是垄断尤其是雅思为主的各领域名师资源。”刘洪波说。学为贵目前整个公司有员工大约800人左右,其中老师占一半。

  对于如何做到这一点,刘洪波提到三点。

  第一是靠学术上的吸引力。“很多老师本身就认可学为贵的‘GETS教学理论’,公司创始人本身也是老师出身,这些顶级的老师之间其实都是惺惺相惜的,他们互相比较懂。”

  此外,学为贵将名师们的教学方式进行了体系化,所有教师都必须遵循同一套教学理论。这也就意味着对现有的名师而言,他们在学为贵具有权威性,如王陆一类的从一开始就有知名度的老师都是以合伙人的身份直接进入的学为贵,这种磁铁效应所带动的工作氛围无疑也是名师们乐于加入的原因。

  “所以现在所谓‘去名师化’,真正的问题并不在名师身上,”刘洪波说,“而是机构没有能够把这些名师的教学经验沉淀成一个可以复制的体系。”

  第二是靠较高的收入。名师们实行的是分成制,在学为贵,名师们可以挣到和接私活一样高的收入。“大约几百万吧,”刘洪波坦言,“所以他们就没什么必要去私下上课。有时候脱离了这个平台可能反而会导致他们消失匿迹,学为贵在市场这方面的平台还是可以的。”

  第三是则是靠学为贵自己的资源平台直接培养新的名师。新老师需要在认同学为贵教学理念的基础上加入公司,在掌握了名师的教学理论标准之后,“预备役名师”们采用课酬制度获得收入,成为真正的名师后,就可以进入分成模式。

  目前学为贵已经有了一批自己培养的名师,定义“名师”的标准是该老师的个人自媒体平台能够为学为贵带来流量有招生效应。

  “所有老师入职我都要亲自面试。”刘洪波特别强调,他的的招聘标准之一是中文逻辑好,在他看来只有母语逻辑较好的情况下,才能有更好的英语教学逻辑。除此之外的要求还包括英语发音好、形象气质好、有教学热情、偏于学术性等。对于老师们的学历则没有什么要求,有海外背景的则会加分。

  “还有就是,我一般更愿意招新人。”刘洪波笑道,“毕竟这样更好培养,更容易认同我们的教学法。”

  不过,刘洪波也承认,双师模式也有其不可忽略的短板。在口语和写作这两个中国学生的弱项上,在线视频教学会存在一些技术瑕疵。因此名师只能通过在线方式讲理论,而其他个性化的教学内容仍然需要线下老师,“目前在技术解决方式上想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难度的,所以我们不能完全线上,必须要有线下的当地学校。”


教育机构自己造血,不让资本成为“搅局者”


  学为贵在如今每年都是用自己现有的资金去进行业务上的拓展,在各个地区进行推广,从而增大校区加盟规模。

  按理说,学为贵现有的成绩应该已经使得这家公司被一些资本列为了目标,但是刘洪波告诉笔者,他们拒绝了所有在追他们的资本。事实上,他将资本称为“搅局者”。

  “一个优秀的教育公司应该是能够自己造血的,口碑好的话自己就可以带起收益。”刘洪波双手抱胸,说道,“资本是在搅和,很多公司只是自己提前出卖了自己的股份。”

  虽然现在流行说互联网+教育,仿佛二者已经融为一体,但是刘洪波认为教育机构不应该像互联网行业一样一轮轮的融资。

  “这和高科技不一样。教育公司明明是先收学费的,如果还亏本,那很不正常。你把资本去掉,才能体现一个教育机构的真正实力。”

  能够被资本看重的教育机构大多具备可以规模化的特征,但能够将教学法体系化的刘洪波却不认为学为贵能够快速的扩大规模。“你的内容不好的话,教育上规模越大,越容易出现问题。学生多了以后,如果别的跟不上很危险,所以我不太想过度扩张市场。教育是个慢工,和互联网不一样。即使拿了资本我也不敢去疯狂扩张市场,因为名师是很少的,你不能保证名师也几何增长。”

  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学为贵现在在全国20个城市有校区,每个学校2-3个教学点。名师都都在北京的五道口、国贸、魏公村、沙河这几个教学点统一进行教学。

  刘洪波的目标是两年内增加到200个教学点,加盟学为贵需要保证金,在线课程由学为贵直接负责,线下课程则归加盟商负责,双方各自收取学费。但是学为贵要对线下加盟商的老师进行培训并颁发资格证。


通过出版教材做品牌营销,未来覆盖全年龄段


  11月12日,刘洪波在北京语言大学逸夫楼发布的是学为贵的第一套针对青少年英语的教材。

  此前学为贵的教材分为两种,一种是名师们个人名义出版的参考书,这些出版物的版权全部归名师们个人所有。另一种则是学为贵和人民大学出版社合作的雅思教材,是目前50%以上的雅思考生都会使用到他们的书籍。

  “你去淘宝搜索雅思,第一个出现的一定是学为贵的教材。”刘洪波显得有些小得意。

  出版教材这种类似口碑营销的方式在学为贵得到了不错的效果,目前学为贵的部分教材已经推广到了一些民办校里面,清华、人大、理工、央财、二外等学校的2+2项目也都使用的是同款教材。

  在覆盖了小学到高一范围的青少年英语之后,刘洪波下一个目标是3-8岁的年龄段,他最终的计划是将教材在未从3岁覆盖到研究生,甚至对外汉语教学。

  “过一阵子我们在其他业务方面也即将会有有很大突破的产品发布,不过现在还得保密。”刘洪波说。


“如果真的有创新,就无所谓竞争”


  采访的最后,笔者问及刘洪波对教育行业的当前市场竞争的看法,这使得话题又一次回到了资本的身上。

  “其实如果真的有创新,就无所谓竞争。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说新东方环球都上市了,你再做雅思就做不起来了,但是学为贵这不还是做起来了?”刘洪波说,“我们是中国五大雅思官方认可的合作机构,而其他几个都是上市公司,有的都做了十几年,学为贵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资本洗礼的。”

  说到这里,发布会的后续收尾工作也基本结束了,学为贵市场部的员工们招呼着让刘洪波上讲台上一起合影留念。

  “自己人还合影啊?”刘洪波挥手叫手下等一下,转过头来和笔者告别,握手的时候,刘洪波补充道,“我就是觉得这一块行业真的很好,不过能做多大要看创始人想干什么。总之,学为贵是内容为王,教学体系取胜。模式很好模仿,但是如果内容服务、体系做得好,我肯定红海也能变成蓝海嘛。”

  说完,他便说着“失陪了”,向逸夫楼会议厅的讲台上走去。